Tag Archives: 行政長官

張曉明特首超然論離譜

立法會議員出席座談會討論政制發展和彼此關注的議題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s attend meeting to discuss political development and other issues of mutual concern (2014.04.13)

張曉明無端生事,他明知有爭議也發表了特首超然論,豈有此理!他應該不會自把自為,是否中央授意他發表?香港就算不是憲法上寫明「三權分立」,但實際上、香港人認知上也會相信香港是實行「三權分立」的,行政、立法、司法互不從屬,法律上也令她們之間有互相制衡的功能。

特首每天實際行動上是運行政府的首長,他「落埸踢波」就不能做超然地位的「球證」。除非特首不再做行政機構的首長,把每天運行政府的責任交給政務司長,那麼特首還有一點可能有超然地位。

中央和香港人缺乏互信,但中央還時不時拋出一些令香港人不同意、甚至憤怒的言論。中央經常說香港人人心未回歸,她們自己應該檢討一下。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

30年前英國人想民選港督?

明報今天報道解密了的30年前英國的機密文件,原來當年英國曾經研究在香港實行民選港督,有四個方案:

方案一:保留由倫敦委任;

方案二:由香港本地選出港督,全面擁有行政權力;

方案三:保留由倫敦委任的港督,另加一名本地選舉產生的首長(Chief Minister)當副手;

方案四:由本地選出港督,但國防、外交由英國負責。

如果把以上30年前的方案放在現在的香港來觀望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

方案四應該就係將來香港的行政長官模式 ,由香港人自己選舉出香港的特首,但國防外交就由中央處理。不過對普選的定義,香港人和中央有好大分歧,要真正實現普選看來都好難。

方案一應該大部份香港人都不接受吧,起碼我不接受由中央委任的特首。

方案二我就最鐘意,完全由香港人話事,但中央一定不會接受,好像變相獨立。

方案三可否考慮呢?由中央委任一位行政長官,另加由香港人選舉的政務司長。參考加拿大澳洲的做法,由英女王委任一名總督做代表,但實際政府運作由總理來做。不過以共產黨事事要管、一管到底的專制手段,我諗都不會接受。

其實係中共治下又點可以有真正的選舉,香港爭論了十多年,其實根本係中共不想香港有真正的民主,否則2007年按基本法我們便已經實行普選行政長官了。今次2017年的行政長官選舉辦法,諮詢是假的、拖延時間吧,看看到時中共及其在港的奴才有甚麼「偽」術語言來掩飾。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

律人嚴,律己寬。立法會議員接受款待。

政府高官、公職人員,甚至前行政長官接受款待,立法會議員們高聲問責,提出一大堆理由,質疑官商勾結、懷疑利益輸送。但原來議員們也一樣接受款待,國泰航空款待議員們去法國,聲稱係接收新飛機,但為何不能在香港接收,要去到法國當地?六日行程只有最多一日半是和航機有關,其餘日子都是吃喝玩樂參觀古堡。

有議員們還攜眷去法國,在接受電台訪問時聲稱係因為房間如果一個人住好浪費,所以攜眷去同住不想浪費。簡直豈有此理!公務員外訪工作,能順道攜眷嗎?議員們為何不能兩人一間房?如果是工作外訪,為何不是立法會用公帑,而要接受商業機關的錢!有議員更是先到其他地方再去法國,而行程機票都是國泰出錢,這就更加離譜,多賺了一程絕對和工作無關的利益!

公職人員要知道現在人民的要求不是提高了,而是透明度高了,以前做了沒人知,現在再不能以為做了沒人知!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

立法會放暑假的原因

行政、立法、司法三者中,只有立法會放暑假。我一直不明白為何立法會要放暑假,我都想每年可以放暑假去玩。不少議員平時已經不開會,仲有長假期咁好,其實議員們一年做多少天工作呢?如果放假期間香港有重大事件發生如何處理?

不明白就去問,所以我寫電郵給立法會秘書長先生向他請教。立法會公共資訊部回覆我:

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就立法會一般會期的規定,立法會每一會期自行政長官藉憲報公告指定的日期開始,而每一會期在行政長官藉憲報公告指定的日期或在立法會解散之日結束,以較早者為準。立法會議員的每月酬金,並不受上述期間影響。有關立法會一般會期的指定,是根據《立法會條例》(第542章)而定的。《立法會條例》第9條(2)規定,行政長官必須在憲報公布立法會的一般會期開始及結束的日期。

行政長官已指定2013年7月26日為立法會2012至2013年度一般會期結束的日期,並指定2013年10月9日為立法會2013至2014年度一般會期開始的日期,詳情可參閱2013年6月28日刊登的憲報:

http://www.gld.gov.hk/egazette/pdf/20131726/cgn201317263633.pdf

http://www.gld.gov.hk/egazette/pdf/20131726/cgn201317263634.pdf

就處理急切事項的會議安排,根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5(2)條,在立法會一個會期結束而下一會期仍未開始的一段休假期內,立法會主席可在其指定的日期及時間召開特別會議。

至於議員離港資料方面,議員可以自願申報形式通知立法會秘書處有關資料。

原來立法會期係行政長官指定的,不過立法會不是獨立於行政體系運作的嗎?為何立法會期會由行政機關的首長來決定,而不是立法會主席決定?

有關立法會一般會期的指定,是根據《立法會條例》(第542章)而定的。《立法會條例》第9條(2)規定,行政長官必須在憲報公布立法會的一般會期開始及結束的日期。

原來又係關基本法事,這叫「行政主導」吧?如果行政長官宣布立法會一年365日都要開會,理論上應該可以吧?不過可能無論立法會議員和行政長官都吾想開會! 😉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評論

施政報告 2013

行政長官梁振英宣讀了新一年的施政報告,一直想寫評語但沒有落筆。因為施政報告根本沒有內容,只係一份期票。梁不停講知道有問題,而辦法就係開幾個「吹水」局、委員會及專責小組。咁多「梁粉」,吾開多幾個邊到安置得到。至於寫出來的報告,不要說會否實行,連有冇人睇都成問題。感覺三位行政長官的分別:

董建華:有心冇力。相信係有心想香港好,但無執行力。

曾蔭權:冇心有力。佢根本只係打工仔一名,時來運到,水鬼升城惶。幾十年的公務員訓練,我不懷疑他的執行力,但相信他沒有心為香港辦事,只想討好老闆(特首的老闆不是香港人,而是北京)

梁振英:有心有力。不過他的心係向北,我相信他就算冇入共產黨,都係同路人。佢有能力破壞香港的制度,令香港極速融入內地。

讀完施政報告,如果香港無衰退得咁快,我已覺得萬幸。

2 則迴響

Filed under 評論

動議彈劾行政長官曾蔭權

English: 中環香港立法會大樓外觀塑像

Image via Wikipedia

曾蔭權在立法會答問,完全係浪費時間,雖然道歉但不認錯,講到自己好委屈。把事情推卸落時代改變。時代其實無改變過,無一個時代,人民會容許官商勾結、領導收受利益。

表面證據已成立,已給機會他解釋,議員當面要求辭職而他拒絕。我認為現在已係合適時間動議彈劾行政長官曾蔭權

1 則迴響

Filed under 評論

特首選委

區議會選舉種票疑雲未解,案件還在調查中,政府沒有拿出一套清查現有選民名冊的方法。明天便是特首選委的選舉,小圈子選舉。1200名選委,當中好多界別已經自動當選;參選的也只係圈子中人,誰當選也不影響大局。最終是7百多萬香港人無份投票。

梁振英、唐英年繼續做戲,每日落區爭取民意,人民無份投票,不但反對,就算我支持你都投吾到。

香港選特首和無線選視帝視后一樣,全香港在談論心水,支持誰反對誰。但實情係大家都無份選,無線視帝視后只係一間公司的內部遊戲,而特首選舉就係阿爺一個玩的,1200人陪玩。

兩件事情同一道理:你認真就輸了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