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曾德成

曾鈺成、曾德成兩兄弟得罪了誰?

Tsang Yok Sing Photo.JPG
Tsang Yok Sing Photo" 由 2011wikiedit自己的作品。 使用來自 维基共享资源知识共享 署名 3.0 條款授權。

近期曾鈺成及曾德成兩兄弟的新聞真係精彩,首先係兄長曾鈺成不停被人放風抺黑,黑材料一單接一單,仲傳出有人監視及偷聽,比電影情節更曲折離奇。之後其弟曾德成突然被「樂意退休」,根正苗紅的曾德成,當年甚至為共產黨坐牢,今日貴為局長之尊,又沒有重大過錯,竟然不可以完成任期,中途要執包袱走人,真係好難睇。

究竟佢哋兩兄弟得罪了誰要針對佢哋兩個?曾鈺成在一個訪問中話:

「如果我後生10年,我就真係會忍唔住道氣……𠵱家有啲人,有啲做法,(令我)有時我會諗如果我後生10年,我就會(諗):『豈有此理(說時用手拍自己大髀)!我就出嚟參選,睇你點樣整我!』」

看來他真的係一肚氣,不過無處可以發放。真係想問一句:你愛國愛黨,黨國愛你嗎?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

39年前兩學生 現在都做大官 李國能曾獄中訪曾德成

39年前兩學生 現在都做大官 李國能曾獄中訪曾德成

係 Facebook 見到有人分享《蘋果日報》在2007年06月25日的舊新聞「39年前兩學生 現在都做大官 李國能曾獄中訪曾德成」。

想當年那位「別具智慧」的曾德成,還是今日當民政事務局局長的曾德成嗎?當年「對殖民地統治感惡心,選擇了共產主義,投身反政府陣營」的曾德成,能夠理解「對殖民地港共特區政府統治感惡心,選擇了共產主義公民抗命,投身反政府陣營」的青年人嗎?

當年曾德成全身投入的行動,今天他還記得是為了甚麼嗎?我真係好想知道,他會有甚麼和今天的學生講。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

請吳克儉向曾德成請教學生應否參與政治活動

Tsang Tak-sing

曾德成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今日“呼籲”教師不要和學生們一起去參與佔中,因為「佔中一定是犯法的」,可能會留案底而影響日後升學或就業。不知道吳克儉局長作出以上言論前,有否向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請教學生參與政治活動的經驗。

曾德成出身於左派家庭,其胞兄為民主建港聯盟創黨主席曾鈺成,他曾經就讀於聖保羅書院。六七暴動時期,他在學校內派發共產主義及反港英政府傳單,傳單內容包括譴責當時香港教育制度的目的是「推行奴化教育」(The education system aiming at enslavement),及批評政府「不准我們愛國」、「用法西斯手段鎮壓愛國同胞」,時任英國國籍代校長韋爾思(R. G. Wells)報警,曾德成於9月28日在學校被拘捕,其後因為煽動罪名被判監禁兩年,成為少年犯及留有刑事案底,失去升讀大學機會。曾德成於1969年2月7日出獄後,於《大公報》任職,後來升任副總編輯及總編輯。 -維基百科

當年左派為了反抗港英殖民政府,作出了更多激烈的行動,由暗殺到「土制菠蘿(炸彈)」都有,大家可以參考和六七暴動有關的資料。當年港英殖民地政府眼中曾德成是搞事份子,把他定罪囚禁。時移世易,香港回歸祖國懷抱後,當年的政治犯變為英雄,由階下囚變身為政府問責局長。

楊光是當年鬥委會主任,被指在六七暴動期間策劃一連串包括暗殺和放置炸彈的暴動事件。但在香港回歸後,不是也獲頒授大紫荊勳章嗎! -維基百科

公民的「反對權」就是指「公民不服從」,雖有違法行為的可能涉及,但卻是出於「社會良知及正義」的公共利益之關注而不得已所選擇的一種手段,是少數人基於對法律忠誠的一種喚起多數人認同的非常手段。 -維基百科

我想請吳克儉局長和曾德成局長詳細討論,學生應否參與政治活動,應否關心社會、關心政治。如果政府應承了的民主,可以一次又一次反口。應該早在回歸十年,即2007年便可以民選行政長官,但一拖再拖,到今天2014年還沒有兌現承諾。人民應否起來反抗,學生應否表達關心?

「和平佔中」開宗明義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她們的信念書就寫明

三、爭取在香港落實民主普選所採取的公民抗命行動,雖是不合法,但必須絕對非暴力。

和平佔中比起六七暴動,簡直是小巫見大巫。行動可能會犯法,但是否因為怕就任由政府背信棄義,閉上眼睛任由魚肉?今天可能犯法留案底,今天的囚犯或者是明日的英雄。太細的學生我也不讚成參與和平佔中,但如果是高年級的中、大學生,應當關心社會、關心政治,參與社會事務是責無旁貸。老師和家長應該給與更多的指引及關心,但不應阻止,甚或威嚇學子們。

今次引用好多維基百科文章,不是因為我懶,而是她們真的寫的太好,我就不獻醜,做一回文抄公好了。

以上相片來源:By Hong_Kong_2009_East_Asian_Games_Torch_Relay_-_2009-08-29_14h36m23s_IMG_7371.JPG: Stewart~惡龍derivative work: Benjwong [CC-BY-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