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訂立資訊自由法及檔案法

申訴專員公署公佈會主動調查政府執行《公開資料守則》的成效。政府由1995年開始用《公開資料守則》到現在的18年來都未層修訂,更不要說正式訂立更好的法例。

沒有檔案法,政府可以不保留檔案,其他人便難以查閱政策是如何由訂立到執行的細節,後人也不可能查證重大事件的來龍去脈,例如第一任行政長官為何腳痛,是那隻腳痛,是誰發現他腳痛的。(中聯辦“發現”特首腳痛要落台?)

沒有資訊自由法,民眾不能取閱相關檔案,如果政府拒絕公開,也可向法庭申請,否則有檔案但取不到也沒用。

以上兩條法律是相輔相成,能有效約束政府不能亂來,民眾有效監督政府。當然,特區政府和他的主子共產黨是不喜歡被人民監督的,但我們是要求民主的,政府不能有絕對權力,理應受到監督。

參考:政府在黑暗中運作 | 簡.評論

廣告

發表留言

Filed under 評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